马云除了有个武侠梦之外,还一直有着教师梦。不出意外的话,9月10日,也就是马云生日那天,张勇将接替马云,出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,这意味着,阿里将正式进入后马云时代,即逍遥子(张勇花名)时代。

张勇的左膀右臂

多次架构调整,张勇搭建起了自己的班底,包括CPO(首席人力官)童文红、CFO(首席财务官)武卫、CTO(首席技术官)兼阿里云总裁张建锋、淘宝天猫总裁蒋凡等。

这些人与张勇互补,也相对年轻,以70后、80后为主,可谓张勇的左膀右臂。

在注重文化、价值观与人才培训的阿里,CPO显得格外重要,比如彭蕾就曾长期执掌这一职位,与马云一同打造阿里的组织与文化,她也因此被称为阿里“政委”。

2017年1月,张勇将童文红从菜鸟CEO的位子上调回,出任集团CPO与他搭班。童非常果断、沟通能力很强,与张勇非常互补,此外童文红从阿里前台到资深副总裁的故事广为流传,她2000年进入阿里,负责行政,当时公司只有五六十人,其实是兼作前台。

在张勇看来,公司领导者排兵布阵非常重要,在今天的具体场景中,就是怎么设计组织架构。过去十个月两大、三小五次架构调整与人事变动是童文红配合张勇完成的。

武卫2007年加入阿里,主导了阿里的财务体系建设,后取代蔡崇信。与马云不同,张勇是CFO出身,相比起来,CTO张建锋对张勇更重要。

张勇承认,自己不是技术背景出身,需要有一个非常了解业务,又有学习能力和眼光格局的技术拍档,这样整个班子才能互补。他选中了张建锋。

张建锋花名行癫,2004年加入阿里,做过技术,曾担任淘宝首席架构师,也负责过淘宝、天猫、聚划算等业务部门,兼具技术与商业背景。

过去的四年,张建锋职位持续变动。2015年,他成为当时的中台事业群总裁,第二年出任集团CTO。2017年1月,张建锋兼任阿里云CTO,后来又成为达摩院院长。在去年11月的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中,张建锋顺理成章地兼任升级后的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,阿里云原总裁胡晓明回归蚂蚁金服任总裁。

在具体的业务线上,以蒋凡为代表的年轻人亦为张勇所器重。张勇公开宣称,“所有的造梦者、造风者都来自年轻一代。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些机会和空间,去尝试新事物呢?”

2019年3月的小调整中,淘宝总裁蒋凡兼任天猫总裁,一人身兼这两个职位,在阿里的历史上并不多见。同时,34岁的蒋凡成为阿里38名合伙人中最年轻的一个。

2014年,友盟被阿里收购,作为创始人,蒋凡进入阿里。张勇大胆启用新人,让蒋凡带领淘宝转型移动,后来他们成功了,蒋凡借此成为淘宝总裁。

与蒋凡类似的年轻人还有38岁的王磊——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,王磊也是阿里合伙人之一。

事实上,张勇还有一个最不能忽视的搭档,那就是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。

井贤栋像他的花名“王安石”一样,在蚂蚁金服发起变革,在国际市场经常化身为支付宝“超级推销员”。很多人评价井贤栋思路极其清晰、执行力强,但攻击性弱、为人宽厚。

乔布斯是他的偶像,他经常用乔布斯那句“Stay hungry,stay foolish”自省。井贤栋喜欢保持饥饿与寒冷,在公司每天坚持两个“7”,即吃饭七分饱、穿衣七分暖。

7月12日可谓是一次小调整。据36氪报道,本次调整主要涉及HR线以及一些业务中层。如果通盘来看,去年9月10日阿里公布传承计划以来,张勇已经完成了整个集团从上到下的组织与人事安排。

底层逻辑

如何选人、用人,张勇经历一个学习与思考的过程。

据张勇回忆,2012年双十一前夜,马云和他谈起如何用人,核心是八个字——做事用人、用人做事。

彼时,张勇是阿里CFO,一手带起了天猫的前身淘宝商城。马云提醒,当时张勇只是“做事用人”,要走向“用人做事”。做事用人是先把怎么做想清楚,然后找人,但团队越来越大,组织越来越复杂,张勇以后需要考虑整个组织、每个板块结构怎么设计。

做了阿里CEO四年多,张勇已经稔熟马云送的那八字,也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论。所谓做事用人就是一个人本身执行力很强,你给出清晰策略,就相信一定会成功;用人做事是相信对方的策略与排兵布阵能力,事情交给他展开。

张勇直言,架构调整背后,做事用人和用人做事都能找到各自答案。

很明显,盒马鲜生总裁侯毅之于张勇就是用人做事。盒马是阿里新零售的代表,2015年初张勇与侯毅一起喝咖啡,聊出了盒马的雏形。

几年下来,盒马在阿里上下可谓红得发紫,今年年初的阿里组织部大会上,张勇却坚持将阿里烂草莓奖给盒马。要知道,这是一个严厉的批评奖,是发给阿里客户服务最差的团队。

不过,张勇还是信任侯毅的。在6月18日的大调整中,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,侯毅继续担任总裁。

3月,张勇还罕见出席了盒马的月度经营管理会,并赞扬侯毅说,“侯毅是个非常真实的人,我希望大家能学习这个优点。侯毅能真实地跟我和马老师(马云)表达,我鼓励大家也可以真实地跟侯毅表达,相信他也是非常有智慧的人。”

人背后则是事,组织与人事调整是为了实现战略。

他在2018年致股东信中解释,阿里巴巴经济体当中,包括购物、娱乐、本地生活服务等多元化的商业场景及其所形成的数据资产,与阿里巴巴正在高速推进的云计算一经结合,共同形成了独特的“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”。未来,阿里将通过这套系统的零售云、营销云、金融云、物流云等云化基础设施,帮助企业客户完成数字化转型。

张勇意识到,目前阿里云还需要增加服务附加值,增加云服务的厚度,下一步应该把业务部门、支持部门,更好地跟最大的业务场景合在一起。“在几个必须突破性进行模式创新的业务当中,必须进行从商业到供应链,到物流的完整闭环设计,只有这样才能打穿,也只有这样打穿,才有机会去沉淀具体场景的平台。”

握起拳头集中击破的同时,张勇没有忘记重点培育一些未来可能大有作为的创新业务,比如升级天猫进出口和盒马,重组包括天猫精灵、阿里文学、阿里音乐等在内的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。他判断,IoT时代,很可能软件、硬件、操作系统是一体的。

看起来,阿里已经万事俱备,唯待时间,后马云时代,张勇能再造一个阿里吗?